登陆注册
45911

泰国投资万亿建克拉陆桥(对中国好处有多大,新加坡开始坐立不安)

大财经2023-12-14 13:54:440

#来点儿干货#

今年十月期间,泰国新任总理赛塔·他威信曾亲身前往北京,出席中国举行的“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在此期间,赛塔与中方展开了关于贸易基建项目的合作讨论。

国际上对于克拉陆桥反映最强烈的国家就是新加坡了,作为坐落在马六甲海峡上的蕞尔小国,新加坡凭借马六甲海峡这块抢不走的风水宝地迅猛崛起,一跃发展为发达资本国家,真是印证了何为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直至上世纪九十年代,泰国总理差瓦利·永猜裕再次提出克拉运河的开凿,并得到了03年下任总理他信·西那瓦的力挺。克拉运河在当时无论是民间还是国际,都得到了热烈反响,但最终依然未能落实,国内因素干扰是一大主因。

新加坡的港口贸易吞吐量高居全球第二,每艘过往船只都要如数缴纳税款,新加坡凭借贸易循环,国内各个行业都得到了蓬勃发展,国际地位和影响力一飞冲天。

现今中日韩三国80%的海上贸易都要经过马六甲海峡,而中日韩又是全球最大的实体经济分布区,所以马六甲不仅关乎到此三国的命运,还与新加坡的兴衰民密切相连。

克拉陆桥对于中国将会带来重要意义,首先是缩短中国与东南亚国家的贸易距离,我国向来是东南亚诸国的重要合作伙伴,良好交通会促进双方持续性经济项目合作。

其次美国也在虎视眈眈的紧盯着克拉地峡,早在之前,美英澳组成的“AUKUS”联盟就严令禁止泰国开展克拉运河项目,其目的归根结底就是不想让中国绕开马六甲海峡的封锁。为此美国甚至在军事上不断靠近拉拢泰国,今年三月泰国举办的金色眼镜蛇中,美国罕见的派出六百美军参加,是近十年的最高水准。

事实上早在17世纪,泰国暹罗王纳莱时代就曾提出在克拉地峡开通运河,来打通东西海域增强来往贸易。在后世几百年来,克拉地峡运河被泰国执政者反复提起,但受限于多种因素,该计划始终未能如愿。

国际因素上,美国也是一大阻碍。美国和新加坡的联盟牢牢掌控着马六甲海峡,对中国的资源贸易运输起到遏制作用,美国在马六甲的军事部署更是针对中国的长期军事威胁。而泰国如果打造克拉运河,中国势必入局,届时美国对中国的控制力将一落千丈,这显然不符合美国重返亚洲的战略平衡。

当时赛塔在酒店的图纸画了一张项目图,在社交媒体上引发了激烈讨论,还引起了中国港湾公司的极大兴趣,已经准备对接赛塔提出的项目图。

泰国总理在推介会上直言不讳的揭露了马六甲海峡的艰难现状:马六甲海峡未来的拥挤将会严重影响全球经济,并且该海峡还存在不利天气、运航成本增加以及海盗事故频发的问题,因此开辟新航道是势在必得的工程。

按照赛塔的言论,克拉陆桥相较于马六甲海峡能缩短4天航程,降低15%的运输成本,吸引到中国、沙特以及马来西亚的多国兴趣。为了吸引到更多的外国投资者,泰国政府甚至允诺投资者可以和当地公司的合资企业中拥有超过一半以上的股份,物流、房地产、银行的投资者们都将从中受益。

不过泰国国内也有一些声音对该计划持予质疑态度,比如克拉陆桥造价昂贵,运营具体多久能回本,以及南部地区分离倾向日渐加剧,再加上周边国家地缘政治影响,是否会导致克拉陆桥进行到一半半途而废,这些都是泰国要斟酌考虑的因素。

该项目也为中泰之间提供了建立紧密关系的桥梁,我国积极参与其中将有助于加深双方合作关系,以及推进基建、运输、投资等多领域发展,这无疑是一个崭新的平台和契机。

除此之外,之前我们有80%的原油进口都要经过马六甲海峡,可以说该海峡牢牢限制封锁了我国的能源进口。然而克拉陆桥建成后将彻底改写现有局面,我国能源进口限制由此得到极大缓解,这是最关键的因素。

对国际社会而言,克拉陆桥能减轻马六甲海峡的负载压力,让各国货物更经济高效的抵达目的地,提高区域互通水平,无论从任何角度而言,抛开新加坡,它都是百利无害的项目工程。

马六甲海峡的重要性不仅限于中国,这个马来西亚和新加坡之间的狭窄航道承载了全球40%的贸易量,每年有9万艘船通过马六甲海峡,交通量逐年增速2.35%。但马六甲海峡最窄处的新加坡海峡仅有2.8公里的宽度,因此这里也经常出现航线拥堵,早在2016年就曾出现集结84000艘船只的极限状况。

海运是目前运输量最大的方式,没有之一,因此国际大宗货物基本都会使用海陆运输。而提及全亚洲最重要的交通要道,马六甲海峡往往是大家一致认可的共识,几乎中国所有的国家海上贸易都需要经过马六甲海峡,因此它也被称为中国的海上生命线。

赛塔所画出的项目图,就是克拉地峡陆桥项目克拉地峡位于马来半岛北部,最窄处仅有五十多公里,若在此开辟运河或陆桥,就能让国际船只以更短距离抵达太平洋,运输距离将缩短超过1200公里,节约时长超过4天。

而赛塔这看似漫不经心的随手一笔,似乎是在等着中方发话回应。因为克拉地峡项目在民间由来已久,但面临着新加坡各国多方的阻挠,泰国势单力薄无力推进此项目开展。为何克拉地峡项目引新加坡不满,之于中国又有着怎样的意义呢?

但当泰国克拉陆桥坐落建成后,新加坡港一家独大的现有局面将被完全打破,距离更近、成本更低的优势将让克拉陆桥成为亚洲海上贸易的首选。再加上克拉陆桥港口吞吐量巨大,相当于新加坡港业务的25%,在此消彼长的趋势之下,预计新加坡港的市场份额会被不断稀释,遭受打击程度可想而知。

克拉地峡位于泰国南部、马来半岛的中间。它将太平洋和印度洋分隔,最窄处不过56公里宽,被人们称之为“魔鬼的脖子”该分水岭的海拔也不过75米,因此修建的工程难度并不大,在这里开辟通道能减少至少1200公里的航程,每次航行节省成本35万美元。

该项目建成后将打通太平洋和印度洋通道,让泰国GDP每年增长5.5%,还能为泰国带来28万个就业岗位 ,促进服务业现代化,极大拉动当地经济增速,为泰国融入一带一路提供有力支持。

谁也猜想不到,如果克拉陆桥开展,美国将会采取什么措施和手段进行阻挠。不过无论如何,美国届时一定会横插一脚。

泰国国内当时对克拉运河项目的计划投资总额为300亿美元,再加上后续环境治理和运营费用,这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而当时泰国年GDP不过五百亿美元,这显然是难以为继的负担,再加上泰国政府过去几十年政坛始终不太稳定,导致此计划被长期搁浅,最终胎死腹中。

时隔多年后,泰国政府重整旗鼓再次对克拉地峡提出贸易构想,总理赛塔钦定的工程地址是在地峡西侧拉廊府和东侧春蓬府修建港口,中间通过六车道高速公路和双线铁路实现连接,长度约100公里。预计总投资1.4万亿泰铢(约2850亿人民币),将在2025年开始招标施工,2039年正式建成完工。

0000
评论列表
共(0)条
热点
关注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