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注册
43408

拿到养老金后我落泪了(工龄35年,个人账户65万,今年2月退休)

大财经2023-12-01 11:07:210

我挂掉电话,看着阳台上晾晒的衣服和墙上挂着的退休纪念牌,心里升起一阵祥和与满足。

8月22日早晨,我们提着行李飞抵了济州岛清境码头。下飞机的一瞬间,迎面而来的是温暖湿润的海风。李思思深吸了一口气,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我也高兴地把手里的外套脱在一边,只穿着一件恤便舒爽多了。

“老张,去哪儿玩啊?”财务部的小张看我在电脑上搜藏在大熊猫的资料,笑着问我。“准备退休了,想去看看大熊猫。”我没想到这个小年轻反应这么大,瞪大了眼睛看着我:“什么,老张你也要退休了?我们部门还能不能正常运转了!”

孩子终于大学毕业的那年,是我在公司工作的第25个年头。按照规定,我有资格享受退休金了。我开始琢磨是不是该退休了。每天面对电脑,处理那些合同和票据,其实也没什么意思。我想给自己放个长假,或许去环游中国,看看这大好河山。

我有些不好意思,嘴上谦虚着,心里却替自己高兴。人生得意须尽欢,我更期待接下来和老伴的热带海岛之旅了。

“爸,妈让我转告你,她要在美国多待两个月。” 一天张小明打来视频电话告诉我这个消息。

我再三确认了数额,勉强可以接受。虽然少了几千块钱,但毕竟也有个着落。“既来之则安之吧。”我在心里告诉自己。退休在即,生活还得继续。

这个书院是个非营利性质的老年学习机构,有专人免费组织我们学习文化课程,比如书法、国画、英语、理财等等。我把之前在退休大学学到的国乐知识也传授给了一些高龄老人。他们乐在其中,个个都觉得自己又找到了新的生活意义。

我心烦意乱地打电话给之前公司的主管,他也很惊讶,让人去查了一下,证实了我的说法。他让财务重新核算我可以得到的退休金数额。我擦了把汗,心说自己当年实在太疏忽大意,居然对自己的退休金计算没有仔细核对。

“嗯?她身体没事吧?”我有些惊讶。

“回来吧!”李思思在门口迎接我。看到我眼圈微红,她了然地问:“舍不得?”我点点头,她拍拍我的手臂:“赶紧收拾行李,咱春节去长白山!”提起出游,我的心情立刻好转,开始盘算起行程来。

“成旺,你退休金确实比想象的要少一些。”一个月后公司财务主管给我回电话解释情况。原来是政策变化太快,加上我入职早,之前的一些工龄和缴存制度比较混乱。不过按照新的规定,他们核算我还能够多获得一点退休补贴。“这个数我们已经于上周转给你了。真对不住啊!”主管的口吻听起来很诚恳。

“成旺,新家的生活还习惯吗?” 搬来一个月后,张小明打电话过来关心我们。我欣然回答他:“很好,我们早上会到小区公园散步做做运动,中午自己做顿午饭,下午就出去逛逛街。晚上你妈会和邻居姑娘们一起跳舞聊天。”“那就好!”张小明在电话那头笑了。

“老张啊,公司的干部里面你工龄最大了!”王主管举起酒杯,和我碰了一下,笑着说。

我始终记得老伴李思思在济州岛时说过,她希望退休之后可以过上悠哉悠哉的日子,没有太多牵挂,随心所欲。我也有这个愿望,只是实现起来貌似不太容易,尤其是经济上还有些拮据。

我意识到自己在公司里还是很有分量的。毕竟这么多年,跟了公司这么多事,我是最熟悉规则流程的人,大家都习惯来问我。我把准备退休的想法跟总经理提了一下,他二话不说就否决了:“成旺,你现在走了,公司真不太行,这一年业绩刚刚好,明年还打算再增发上市呢!”

大家都笑了起来。回忆起来,我真的很少因为工资或奖金问题而和公司计较。毕竟这是我奋斗的地方,我把公司当成自己家一样看待。

“成旺师傅,您退休后依然功力深厚啊!” 老板亲自接见了我并致以谢意。我也很高兴自己还能尽绵薄之力。或许这就是老有所为、老有所乐吧。我开始觉得,失败的退休生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被动和无所事事。

当晚在欢乐的气氛中,我喝多了几杯。回到家,李思思看我脸色微红,就知道我今晚过得开心。“你最近整理东西了吗?”她问我。

“我回来了!”六月份,李思思从美国回到家时,已经看到一个心态全新的我。我正忙着查阅网络上的退休旅游信息,打算带她去济州岛走一遭。

“老张,羡慕死你了!”退休大学的老师傅看到我忙着计划行程,笑着说,“哪像咱们,家里儿女也不大理睬,退休后就只能在家养老!”

“成旺,工作证你不用带走了,这是公司财产。”臻姐跟我打招呼,顺便提醒我。我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在情不自禁地收拾“私房钱”。离别的时刻太容易让人感伤,我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要乐观点。

“爸,我上个月奖金发下来了,你和妈各转了五千块钱生活费到卡里!” 就在我为钱发愁时,张小明的电话来了。这孩子虽然刚工作两年,但已经能够有余力给我们汇钱了,我很欣慰。

2月28日这天,我提前一个小时来到了公司。这是我最后一次在这间办公室里工作。很多年前我刚到这个位置时,曾幻想过无数次终有一天我会离开这里。没想到这天真的来了。我看着桌面上只剩的一台电脑和一张工作证件,不禁感慨万千。

“老张,恭喜你退休有着落了!”邻居大妈听说我要搬家的消息后羡慕不已。我笑着说:“有你们这些乐观创新的老伙伴,我的退休生活这里也过得挺好的!”

我沉默了,的确今年公司盈利状态不错。要不是有些年龄和身体原因,我也很想再工作几年。和领导沟通后,我们约定明年2月底我正式退休,到时候让他们有个准备过渡的时间。我叹了口气,决定再多磨一年吧!

妻子李思思是大学同学介绍认识的。我们婚后育有一子,取名张小明。他现在正在南方一所知名大学读研究生。为了省钱,他大学时住的是6人宿舍。那会儿孩子每周都要打两三通电话跟我们诉苦,宿舍太挤太吵,影响学习。我们也为他的生活费和学费们了不少,好在他学习刻苦,现在已经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

“没事。她说舅母身体不太好,想多帮忙照顾几个月。”张小明解释道。

就在这个时候,我接到了公司前些日子的电话,说是财务出现了些问题,希望我能去帮忙看看。我欣然前往,决定无偿提供些许咨询服务。到了公司发现几个年轻会计在执行新会计准则上出现了困惑,需要我这个老人出面解决问题。我顺利地指导他们摆平难关,并很快调整好了相关账务。

我开始打起精神过日子,继续我的退休生活计划。报名参加了区退休大学学习唱国剧,认识了几位乐观开朗的老人家。他们虽然大多退休金都不高,但生活过得很充实,没见他们为钱发愁过。和他们相处让我这个老人家学到了很多道理,渐渐对未来也信心十足起来。

我提前一个月就开始订票定酒店,生怕虚度这个难得的旅行机会。李思思也开始买起防晒衣帽,翻箱倒柜地找以前的游泳圈、快艇和各种海滩娱乐用品。

我叫张成旺,今年55岁,在这家公司干了35年会计,刚退休。记得我20岁那年应聘来到这家还叫“顺发制衣厂”的地方。如今已经发展成为一家上市公司,我也算是见证了它的成长壮大。

“我才不会一直埋单!”我反驳道,“以后老头子开始享福了,走着瞧!”

“成旺啊,咱们退休了也不是没有事干的人!” 小区一位姓黄的大妈是我们书院的创始人,她经常这样说道。我也深有同感。即使年事已高,老年人都还能为家庭和社会做些贡献。

上午我和财务部的年轻人还有几个市场部的同事在一起简单地做了一次工作交接,把最近一些正在跟进的业务情况告知给他们。中午大家聚在一起最后一次吃饭。临走时,总经理找到我,拍着我的肩膀说:“公司就是你的家,欢迎随时回来看看!”我点点头,隐隐觉得鼻子发酸。这些年跟着公司沧桑变迁的人和事,都在我脑海里浮现。我知道我会想念这里的。

3月份我和老伴去了趟长白山,回来后她就忙着准备去美国看我们的儿子。我一个人在家的时间越来越多,白天除了散步、健身,我会一直守着电视,观看股票行情。虽然我们有一点积蓄和退休金,但这点钱远远不够未来几十年挥霍的。我会时不时地在小股代理软件里买卖几只股票,希望能赚点生活费给自己置办点衣食住行。

“那去了新家可别忘记我们啊!”大妈跟我开起了玩笑。我点点头说一定常回来看你们。临走前,小区居委会还为我送了一个离退休纪念牌,上面刻着我的名字和在此居住的时间。我受宠若惊,把它小心翼翼地收好,准备带到新家去挂起来。

收拾好小包,我踩着夕阳的余晖,离开了这栋陪伴我36年的办公楼。车子缓缓驶过公司门前的广场,我深深地看了眼,像在默默告别。

原本我以为退休后的生活会很轻松自在,一个春游、一场钓鱼、一顿下午茶便可悠然度过。可真正退休后,我才发现时间并没有想像中那么充裕,生活的步调反倒更忙碌了。

阅读此文前,诚邀您点击一下“关注”按钮,方便以后持续为您推送此类文章,同时也便于您进行讨论与分享,您的支持是我们坚持创作的动力~

如今的我过得很充实。除了帮助乐龄老人,我也会关注身边困难群体,经常添置一些米面油盐等生活必需品,送到邻近的低保户家中。儿子张小明看到我的这些举动,打电话来夸奖我:“爸,您退而不休的精神真让我自豪!”我笑着说,这不过是我应该做的事。

“工作这么多年,办公室里肯定堆满了东西。走的时候得收拾干净,别人占了位置可不好!”李思思一针见血地指出了我的问题。

挂了电话我有些失落。本来空虚的日子更加难捱了。无聊时我会一个人到公园去和附近的老人们聊天,发现他们有的退休金竟然比我还高。我这才想起来重新计算一下自己的退休待遇。

“老张,我突然就不想回去了!”某天我们并肩躺在沙滩的遮阳伞下,任时间悠闲地流淌而过。李思思冒出来这么一句话,我心里也默默赞同她的感觉。或许以后我真的该考虑退休搬迁,在温暖舒适的城市安度晚年。

济州岛之行开拓了我的视野,让我认识到退休生活可以过得很充实。归来后,我渐渐有了新的改变。不再整天守着电视机看股市行情,而是跟邻里的伙伴们一起在小区附近创建了一个卫星书院。

我和李思思商量了一番,最后选定在8月底去济州岛游玩一周。这不仅因为时值仲夏,岛上的风景正好,而且机票酒店价格相对较低。我算了算家里的积蓄,加上儿子定期汇来的生活费,出一次国门也足以支撑。

“是啊,以后大家一起出去吃饭,少了你这位‘大户’,就没人埋单了!”财务部的小李开起了我的玩笑。

我坐在公园的长凳上,脑子乱糟糟的。一边计算着自己的退休收入和生活开支,一边琢磨着这件事到底是自己疏忽大意还是公司合规操作有问题。

明年2月份,我张成旺,在顺发集团汽车零部件上市公司工作的第36个年头,迎来最后一个月的工作。我宣布自己即将退休的消息后,公司同事们安排了一个小小的餐会,为我送别。

这趟旅行让我看到另外一种退休生活的可能性。过着想去哪里就去哪里的日子,很自在很自在。或许钱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还有好身体,可以和爱的人享受天伦之乐。

“整理什么?”我一时没反应过来。

年底我便和李思思搬到了张小明为我们买的温州橘子洲的小公寓里。小区里住着很多南迁退休的老人,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聊起老家的趣事来。空气中充满着家的感觉,我和李思思也渐渐融入了这个大家庭。

0000
评论列表
共(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