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注册
42386

烧光470亿(竟全身而退,最会吹的二房东,比缅北诈骗还牛)

大财经2023-11-23 12:18:001

对小企业来说,入驻企业可以共用打印机、前台和厕所,也不用和房东签订长期合同,这就大大缓解了初创公司的资金压力,也算是找到了行业痛点。

最后,孙正义亲手开除了他,并被迫公开鞠躬道歉,亲口承认Wework这家公司是自己 “这辈子最愚蠢的投资”。

实际上,WeWork一直都在玩一个一再被验证很危险的游戏:

做一款可折叠的高跟女鞋,失败;设计了一款在膝盖上加衬垫的婴儿服,让婴儿爬的容易,失败。

但租用给公司,自己怒赚49亿人民币。

最后孙正义不得不出手废掉了他,并且公开道歉亲口表示自己“高估了亚当的优秀”。

后来孙正义曾不止一次公开表示,他迷上了WeWork,WeWork就是他的下一个“阿里巴巴”。

但亚当也挺“财神”的,公司亏钱,还总有人给他送钱。

这个被自家公司扫地出门的“天才”,到底是什么狠角色?

而事实上,亚当从公司拿走了16亿分手费后,亚当再次开启了创业之路,这次不租办公室了,准备租房给年轻人,解决世界上所有的租房不公平。

2019年,《华尔街日报》曝光了真实的亚当,让大家对这个天才彻底祛魅了。

说白了,华尔街认为WeWork就是“二房东”,商业模式没有任何新颖之处。

有逆天改命,也有跌落神坛。

却拿走孙正义100亿

亚当总是宣传自己是IT企业,多次进入全球顶尖科创公司排名,但其实说到底只是个房地产商。

到了2019年底,WeWork的会员超过了60万,年收入18亿美元,但运营成本却高达52亿,亏损额度居然是收入的近两倍。

随着WeWork越做越大,有个问题彻底暴露了——不赚钱。

了解Wework到底为什么破产,就要先破解亚当的魅力密码

但,谁也比不上他。

亚当极力打造乔布斯二世的人设,并模糊WeWork的二房东属性,把它包装成一家休闲娱乐送办公的高科技创业公司,完美拿下投资界的大佬。

软银的投资,让公司估值瞬间膨胀到了200亿美元。

能把这两样融会贯通到一块儿,再做到自洽,这对很多人来说——难。

亚当允许员工在工作时候喝酒,却又在凌晨2点叫大家起床开会;鼓励员工吸大麻、乱搞男女关系——代价是疯狂之后,还要连续工作近20个小时;由于老婆素食者,公司里绝不允许任何人吃肉……

先国内wework与国外已经无关

直到2010年,美国有大量中小企业倒闭,市区有大量写字楼空置,跟这几年的望京如出一辙。

这天,软银孙正义迟到了两个小时,显然没把这个创业项目当回事,到了以后告诉亚当自己只是看看,只留给他12分钟。

当时正是共享经济开始兴起,亚当就先低价接手了空置房间,再分隔成中小型办公室,装修一番,租给中小型创业公司。

给你五年的时间,你会做什么?

舒尔茨只用了五年时间,成功把星巴克送上市。黄铮用五年创造了一个市值过500亿美金的公司,叫做拼多多。

真是生命不息,创业不止。

画饼的新故事,才刚刚开始。

按理说,任何狂飙的人物,终会怦然坠地。

在拿到投资人的钱后,亚当不仅公开嗑药、酗酒,还经常在办公室里搞联欢,还宣布他的毕生愿望是追求长生不老,成为全球首位万亿富翁。

当WeWork无钱可烧时,亚当铤而走险,决定提前上市。谁也没有料到,这一决定改变了WeWork的命运。

去年已经顺利拿到了24亿的融资,估值达到10亿美元。

WeWork在39个国家和地区,办公场累计接近800家,在全球几十个国家设立分公司。

他身高1米95,有一头飘逸的秀发,还有一双看谁都深情款款的眼睛,帅到公司宣传册都是由他本人亲自当模特。

长着这样的颜值,亚当偏偏对商业之路充满了无限的热情。

孙正义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帮助WeWork上市,再造阿里巴巴。

但最近Wework暴跌90%,不仅总市值仅剩0.4亿美元,还亏损着149.6亿美元,相当于1070亿人民币。

炒作概念。

创业就是这样,只要成功打出了第一拳,随后的送钱的就源源不断。

亚当疯狂到提出了新目标,“要在火星上建立WeWork”。亚当还真去找了马斯克,但是马斯克并不感兴趣。

却靠“包租公”赚钱

“你是你自己最大的敌人。”

2017年12月,孙正义来到纽约参观WeWork总部。

WeWork的企业文化堪称“为所欲为”:

WeWork的本质就是一个写字楼里的高级中介,商业模式并不比打隔断的二房东高明多少。

亚当陪孙正义在WeWork走了一圈后,孙正义回到车上就签下了第一笔44亿美元的投资。

这个男人最伟大的战绩,是成功坑了投资大佬孙正义上百亿美元。

按理说,这是个高光开场,狼狈离场的故事。

纸里包不住火,毁掉WeWork的还是亚当本人。

当风险袭来,就会不堪一击。

最终WeWork不得不掏钱从自己老板手里买商标,亚当又爆赚了590万美元。

顶着科技公司光环,

华尔街在调查后就一针见血的指出,剥去的新兴经济外衣,WeWork 不过是一家靠“低价租入、高价租出”模式维生的企业。

因为亚当·诺伊曼,是一个第一眼看上去就跟所有老板气质大不相同的人。

WeWork的短租也是个致命伤,其他的办公的平均租期一般都会在5年以上,有的甚至平均租期达到了10年。

这时候,亚当给WeWork赋予了一些新奇的意义:房产里的iphone、共享经济的又一大发明,还坚定不移地认为 WeWork 是打工人的救世主。

下一任乔布斯:

共享办公最赖以生存的是房产,但WeWork房产几乎都是租来的。

对天才来说,五年足以让一家公司命运产生惊人的逆转。

2017年以来,软银开始疯狂下注,已经投资或承诺未来投资总额达到106.5亿美元。

公司亏钱,但他圈钱的手段已经进入了“宗师状态”。

他跟大量投资人说道,“WeWork就是年轻人共同拯救世界的大本营,他们是因为能量而来,是因为文化而来。”

把生意做到这个地步,亚当的魅力密码才刚刚开始。

让自己妻子在WeWork旗下运营各种副业项目。

这时候,作为一个巨无霸,如何还能再向大众画饼呢?

他认为自己是下一个乔布斯,将是世界第一个万亿富翁和“世界总统”。

Wework就此诞生。

蔚来汽车最近五年半累计亏损764亿元,亲手把自己推向了裁员之路 。

WeWork几乎所有的负面缠身,都因创始人而起。摩根大通曾公开吐槽亚当:

与苹果、特斯拉等公司相比,毫无任何竞争力。

在Wework之前,亚当就坚持不懈倒腾各种稀奇古怪的创业:

很多人无法想象,WeWork成立至今,从未赚到过一分钱。2016年至2018年,WeWork从亏4.3亿美元、到9.3亿美元、再到亏损20亿美元。

结 语:

他还因为自己的冲浪爱好,动用公司的资金投资造浪器厂商;擅自挪用6300万美元买了一架湾流G650ER私人飞机;拿着投资人的钱,套现7亿美元买豪宅。

2019 年初,WeWork的估值高达 470 亿美元,成为仅次于UBer的第二大共享经济独角兽。

在《亿万富翁失败者》中曾对他这样描述:“不是以后去坐牢,就是会成为百万富翁。”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权请联系删除

更奇葩的是,2019年WeWork决定把公司的名字变更为We Company,结果查了一圈才发现,这个商标的所有权居然在亚当手里。

他当着亚当的面开始夸人,“我有种感觉,你是我见到的另一个马云”。

但亚当的口才与个人魅力,在搞定投资人时起到了决定性作用。但进入稳步发展期时,已经变得毫无作用。

但不得不说,奇迹就在这12分钟里发生了。

中国的一线城市也有不少WeWork,成为了小红书打卡地。

Wework的平均租期实在是有点短,这使得公司必须不断投入人力物力去“续会员”、“拉新”,WeWork 在疯狂扩张的同时,每天烧掉几百万的资金。

软银,摩根大通之内的众多一流投资公司,一起围着亚当 “拯救世界”的理念团团转,帮助他实现疯狂的扩展野心。

开放式的办公空间,轻松舒适的工作环境,不用打卡、酒水管够、创业者还可以听到各种名人的演讲,简直是理想的工作天堂。

卖点瞬间就拔高了一个层次 :租了这样的办公室,不仅省钱,招人还容易。

天才创业,却被创始人坑惨了

一个在不到五年的时间里,把一家估值高达3700亿的公司干破产的男人。

共享 年轻市场,狠狠创到投资人心口。

而这种被吹上天的神化是何时被彻底打破的呢?

比如,亚当先用股份抵押贷款购买房产,然后再把这些房子租给WeWork,自己给自己公司当房东,假公济私气坏了很多股东。

做房地产,有些人成;搞文化,有些人行。

0001
评论列表
共(0)条
热点
关注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