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注册
34083

2021年长沙钉子户拆迁(与开发商对峙12年拿350万,户主,不后悔)

大财经2023-07-04 18:14:520

虽然湘春路已经不复曾经的繁华,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靠着绝佳的地理位置和门面房,宋稳朝一家每个月也能赚不少钱,八九千的收入在2009年完全是街坊邻居中的佼佼者。

担心宋稳朝会反悔,工作人员没有耽搁,2021年年初,就把拆迁同意书拿过来给宋稳朝签字了。宋稳朝也没有扭捏,当场签下了自己的大名,然后打包好行李,搬出了房子。

许多不合规的举动,只是当时看着没问题。但却给以后埋下了隐患。正是有宋家兄妹这样倔强坚持的人,才反过来推动了制度的正规化,保障了所有人的权益。我们应该给予鼓励,而不是嘲笑。

但宋稳朝的表情看起来却并没有一丝不满,他只是表示知道了,然后让工作人员直接拿拆迁同意书过来签字就可以了。宋稳朝的爽快让工作人员颇为诧异,本以为他坚守了十二年,对钱是有点想法的,没想到竟然如此干脆。

所以当拆迁通知下来的时候,相比其他人的兴奋,宋家兄妹的心情还是比较平静的,宋稳朝的心里只有一个疑问:开发商的手续齐全吗?

为了赶开发进度,有时候开发商会先和拆迁地的住户进行沟通,在他们都同意后,直接给钱拆房。而国家关于征地拆迁的条例直到2011年才进行完善,因此在2009年的时候,各项政策可能还存在缺漏。

面对这些,宋稳朝没有丝毫的心动,甚至都没有跟开发商谈过钱的事,他从头到尾要的,都是合规的拆迁文件。

为了守护这个房子,宋稳朝和兄弟宋当朝一直住在里面,妹妹因为是女生,为了她的安全,哥哥们就让她搬出去住了。

350万左右!工作人员给宋稳朝报个了数字,虽然听起来很多,但在2020年的长沙,尤其还是市中心,350万顶多就是再买一间房子,委实算不上多。和想象当中的拆迁暴富相差甚远。

将近三年的时候,宋稳朝前前后后收集了70多个住户的拆迁合同,用它们当做自己维护合法权益的利器。在周围的房子都被拆的七七八八之后,宋稳朝家的三层楼房仍然傲立其中。

两兄弟除了住在房子里看守之外,还做出了一件令所有人瞠目结舌的举动。

之所以索要这些,宋稳朝有自己的考量,他担心开发商资质不全,到时候房子拆了,又没有新房子住,那不就赔了夫人又折兵。或者日后有什么关于资质方面的纠纷,那他们的新房子和拆迁款也可能受到影响。

几天后,在“轰隆隆”的声音中,这栋孤独屹立了12年的房子,就以这样戏剧化的方式收场了。动土那天,有不少围观群众都赶来参观,人们纷纷好奇,如果宋稳朝对金钱并没有要求,为什么在这个破地方等了12年呢?

好在宋家几个兄弟姐妹一条心,没有出现兄妹阋墙的情况。大家都站在宋稳朝这边,和他轮流看着自家的老房子。

因此当这样的机会放在人们面前时,难免会产生一些自己的小心思。在长沙的湘春路旁就住着一户姓宋的人家,当了12年的“钉子户”。本以为是想索要一笔巨款,最后竟然只花了350万,就让他们欣然同意了拆迁,这背后到底是有什么隐情呢?

宋稳朝在仔细核对完所有文件后,二话不说,直接同意了拆迁。开发商给到了他350万的拆迁赔偿款,虽然比当初的100万多不少。但这12年,长沙的经济已经飞速发展,如今这笔钱在长沙市中心买个大一点的房子就什么也不剩了。

房子拆迁的那一天,宋家的几个兄妹都来到了施工现场,亲眼见证者着这座陪伴了他们几十年的房子被拆迁。随着宋稳朝家的房子被夷为平地,属于长沙市湘春路老城区的回忆也画上了句点。

但这里也居住了一群老长沙的市民,四周设施虽然陈旧,但节奏慢,倒也怡然自得。宋稳朝家也是这样的情况。宋稳朝家在湘春路的街边有一栋三层的小楼,家中的兄弟姐妹都住在这里。一楼是门面房,可以做点小生意维持家庭开销。

宋稳朝夸张的做法,在“钉子户”里也是独一份的存在,无论是摄像头还是狼狗都要花费不少钱。引得周围人纷纷议论,宋家到底要多少钱才肯拆迁啊?

2009年,出于旧城改造的需要,宋稳朝家在湘春路的房子被划为了拆迁区。这里是长沙的老城区,曾经也繁华过。但在时代的发展下,逐渐呈现出破败的一面,曾经的市中心也早已发生转移,现在这里成了市中心的边角料。

其实这些人误会了宋稳朝的本意,当初开发商在和宋稳朝谈判时,价格七七八八加起来已经开到了100多万。这在当时的长沙已经算是一笔巨款,按照长沙当时的房价,都能买一套将近两百平的市中心房子了。

不少早早拆迁的人觉得宋稳朝一定很后悔当初为什么不早点卖,但实际上,宋稳朝一点都不后悔。如果后悔的话,在开发商找上门来的时候,他就会多要点钱。

为了保障建设的进度,开发商没有跟宋稳朝兄妹死磕,而是转而去和其他住户沟通。好在除了宋家之外,其他人还算好说话。没多久就达成了统一意见:同意拆迁!在搜集好签过字的拆迁同意书后,开发商开始着手对这些住户的房子进行动工。

但是这些人里不包括宋稳朝兄妹,宋稳朝家的房子准确来说是母亲的房子,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建好了。房子的整体面积足有近200平,而且地理位置好,还有一楼的门面。放在今天也算是非常值钱的房子了。

这次的湘春路拆迁活动中,大部分居民都给出了同意的态度。开发商开出的赔偿金价格不低,足够他们在市区买一间条件还不错的房子。而且还能够离开破旧的老城区。

2020年底,拆迁办的工作人员走进了位于长沙市湘春路的一户人家。在一片荒芜之中,这栋三层的小楼格外显眼,难以让人相信里面还有人居住。

为了宋稳朝家的事,开发商也没少奔波,毕竟人家的要求也不过分。随着国家相关条例的完善,终于在2020年底,开发商准备好了拆迁需要的所有文件来到了宋稳朝家。

之前网上流行一个段子,说哪一个字是最贵的,网友写了一个“拆”字,赢得了评论区一片叫好。足以可见“拆迁”对住户经济条件的改善有多大。

但是如果开发商真的想强拆,就算摄像头拍到了,那木已成舟,宋家的房子也没了。为了防患于未然,宋稳朝不知道从哪里搞了四条体型巨大的狼狗来栓在自己门口,其中还有一条藏獒。几条恶犬每天站在门口盯着来来往往的路人,那凶狠的眼神,吓得路人见了都要绕道走。

一般的居民缺少警惕意识,认为这种大规模的拆迁肯定不会有事,所以都会在拆迁同意书上签字,拿钱走人。事实上也确实少有发生什么意外。

因为宋稳朝和兄弟宋当朝也要工作,不可能每时每刻都在家守着。为了防止兄弟俩不在家的时候,开发商搞什么阴谋,宋稳朝买了18个摄像头装在家里,确保家里的所有角落都能在监控之中。如果拍到了什么,还能在法庭上当做证据。

在开发商刚找到他们家的时候,只给了一份专业机构的房子估价文件,根据这份文件,开发商给宋家兄妹开出了40多万赔偿款的条件。

宋稳朝没有推辞,拿过工作人员手上的资料,坐在桌子前一项项核对了起来,最后冲工作人员点点头,表示没有问题。但他很好奇,如果现在拆迁的话,他们家能够分到多少钱?

进门之后,工作人员也没有多废话,从包里拿出了一叠资料递到了宋稳朝的手里:“这是拆迁的全部资料,你看一看,这下应该齐全了。”

谁知宋稳朝的要求恰恰就把开发商难住了,理论和实际终究有些差距。虽然国家规定需要这些资料,但在实际过程中往往会更加灵活一点。可能先斩后奏,或者边办边申请。这在宋稳朝看来是绝对不能接受的。于是,双方就进入了拉锯战。

#头条创作挑战赛#

虽然房子建好已经有二十多年,不少地方都有些破旧,但这里承载了兄妹几个半辈子的记忆,也是父母的心血,他们的经济来源。所以对于它的拆迁,宋家兄妹需要慎重。

在开发商搜集意见书的过程中,宋稳朝和他们一起行动,也在搜集开发商和住户们签署的合同。宋稳朝并不是要拿着这些合同和开发商打官司,而是作为证据,以防日后有什么矛盾的时候可以拿出来。

在这过程中,宋稳朝的日子也不好过。同样要忍受其他钉子户都会遇到的动工噪声,还有飞扬的尘土。另外街坊邻居都搬走了,他们一户人家在那里也显得分外冷清。更不用说其他投入的成本了,养几只狼狗可不便宜。

要说起宋稳朝背后的故事,那和大多数钉子户还有点不一样。宋稳朝开始跟开发商要的就不是钱,而是拆迁的文件资料。

宋稳朝每日都会不定时的到自己房顶上,耳听六路,眼关八方。看看施工队在做什么,观察他们是不是还觊觎着自家房子。如果发现不对劲,宋稳朝就会及时喝止对方。不过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宋稳朝误会了,对方并没有要强拆的想法。

我们并不用因为刻板印象把“钉子户”想象成贪财势力的人,也并不是所有人都缺钱,或者都很在乎钱。也有像宋家兄妹这样,单纯为了正规性和情怀而不愿意拆迁的人。

工作人员敲了会儿门,很快,一个看起来40出头的男子从门后探出了头。工作人员猜想,这应该就是宋稳朝了。宋稳朝在得知工作人员的身份后,将他迎了进去。

40多万,即使在当时也不算多。因此在宋家兄妹第一次没同意的时候,开发商只以为是对价格不满意,还打算再磨一磨。结果宋家兄妹没有在价格上和工作人员纠缠,而是直接问他们有没有国家规定的拆迁相关的文件资料。

0000
评论列表
共(0)条
热点
关注
推荐